第458章 本质差不多,第二扇门(6k)_我就是你们的天敌
读啦小说网 > 我就是你们的天敌 > 第458章 本质差不多,第二扇门(6k)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58章 本质差不多,第二扇门(6k)

  温言一时无言以对,仔细想想,南武郡算是风气比较浓的地方了,做什么大事都得先算算日子,就这,每年国庆的时候,依然是一大堆的人结婚。

  这不是好日子是什么。

  而且这不但是好日子,还是大日子,一年就那么几天。

  你不提前大半年预定,再想要在那一天定到不错的酒店,就只能赌谁的婚礼取消了。

  只是不知道为啥,听到主会场定在了青城,温言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清虚子道长,这位道长一定会觉得这时间定的非常科学。

  上一次罗天大醮,时间地点是很早就定好的,这一次都快到时间了,也还没定好地点。

  最终定在青城,倒是也算是情理之内,毕竟现行版本是最有利于阿飘的。

  而当初冥土出现的时候,青城的太阴域,直接坠入冥土消失不见了,也算是版本好处还没捞到,就先损失惨重。

  再加上距离青城不远的丰都,当初也有一部分消失了。

  前些日子,南洋联盟又发生了一次百万亡魂现形的事情。

  温言稍稍一琢磨,倒也觉得这次的地点首先照顾大版本,其实非常合理。

  他以前听说过罗天大醮,大致知道这是一次祈福大活动,但也不算是最高规格的。

  更高规格的大仪式,搁到以前都是很少办的,最高规格的,搁以前都是皇帝亲自来主持的。

  现在能办的,考虑到灵气复苏的原因,其实罗天大醮已经是最高规格了,在这个规格之下,规模略有起伏而已。

  温言担心的倒不是这个,他是担心去了之后给扶余山丢人。

  有些东西吧,是真的需要长时间积累的,他这么短的时间,就算天天背书,都不可能追上人家的车尾灯,更别说他压根没那么多时间背书。

  “四师叔祖,我一不会诵经,二不会道乐,三也不懂仪轨斋醮,我去凑热闹可以,但让我代表扶余山,还是算了吧?”

  “没事,到时候你去的时候,去降魔坛相关的地方就行,所有流程,除非你会分身术,否则也不可能全部参加。”

  “能说点我能听懂的不?”温言果断开门见山。

  四师叔祖看了一眼温言,沉默了下来。

  四师叔祖仔细琢磨了琢磨,的确,告诉温言请水、安龙奠土、净坛、申文发奏、批符拜表之类的一大堆东西,温言是不可能明白的。

  别说温言了,一般的道士都未必全部都了解。

  稍稍琢磨了一下之后,四师叔祖慢慢地说起温言能理解的东西。

  “你将罗天大醮大致看做是阅兵仪式就行了,没人会让你去军乐团,也不会有人找你开原木运输车,更没人会让你去开威龙,这个你懂了吧?”

  “噢……”温言恍然大悟。

  早这么说,他不是就不用担心了。

  要是他收到邀请去参加阅兵仪式,他当然不会担心会不会去了被编入到阅兵队伍里,他的正步是不是不会踢之类的问题。

  “您老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不过,罗天大醮就是阅兵仪式?”

  “阅兵仪式是庆祝、致敬,展现部队建设成就,并可壮观瞻,振军威,鼓士气,震慑宵小。

  罗天大醮是为国家祈福,为万民纳祥,请清阳之气,荡涤阴浊,提升民族正气,震慑诸邪。

  本质上除了检验力量,提升士气之外,就是告诉潜在目标。

  要是欠,我就有能力成全伱。

  这在本质上有什么不一样吗?”

  “……”

  温言无言以对,好像还真挺像的。

  温言放下心来,行吧,到时候去露个面,混一混就行了,四师叔祖说的对,高技术含量的东西,他想上都没人敢让他上。

  真要用上他的时候,那肯定是他能做到。

  他怕丢人,其他的道长,比他更怕出岔子。

  “到时候除了你之外,我们扶余山还有别的名额,你放心好了,实在人手不够,当游客过去也行。”

  “好,那我什么时候过去?要提前两天去吗?”

  “31号过去就行,不用那么着急,去早了也只是花时间认识一下同道而已。”

  四师叔祖说的很随意,其实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温言,说到底呢,又不是每個道爷都是那种温文尔雅,非常和气的人。

  要是真这样,这些年就不会有什么扶余山全靠武夫之类阴阳怪气的话了。

  话题被温言扯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在几位师叔祖还在琢磨这事的时候,温言就悄悄离开。

  他本来过来这一趟,是因为担心太师叔祖年纪大了,期望太高,接受不了,所以他在路上,就琢磨着怎么才能给说明白说清楚了。

  这要说清楚,就得先从新道开始,再说到外婆,再说到他作死开拓的过程,再说到在故梦里遇到了什么,最后遇到了大姨,大姨给了一个最关键的永不迷路。

  然后又作死去主动找“祝福”,嫌弃人家给的祝福不得劲,还专门给人家加持了好几次暴烈大日。

  要说清楚,着实有点困难,突出的重点,还会变成他在玩命作死。

  最后看太师叔祖似乎比所有人都看得开,温言就不敢说了,万一说清楚了,那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还是顺其自然算了,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万一后面他闯出来了,太师叔祖估计也只会觉得他不放弃不气馁,终于闯出另外一条路,大为欣慰,为他高兴。

  中间的危险什么的,还是别告诉老人家了,除了让人家担心,没别的作用了,真有什么问题了,直接来问事情,这样最简单。

  温言悄悄离开,来到了僵尸洞,看了一眼躺在棺材里的蔡黑子,浑身冰冷,面色青白,一副死的不能再死的鬼样子。

  温言拉过来旁边带路的大僵。

  “他这什么情况?”

  “我不道啊。”大僵瞪着眼睛,一脸大聪明的样子,试图蒙混过去。

  “别鬼扯了,我都看到他出手了,比活着的时候还要猛。”

  “我真不知道他这什么情况啊,太复杂了,小姐也不懂,我们哪会懂?”

  “那他那天怎么爬起来的?”

  “他每天黄昏时分,都会醒来一炷香的时间。”

  “那天我见到他动手,可不是黄昏。”

  “那是山主提前做好了准备,配合符箓,施法让他以为是黄昏了,醒来了一会儿。”

  “还能这样?那让他以为时时刻刻都是黄昏,是不是就能一直醒着了?”

  “那不行,山主说,这是借天时,一天只有那么一会儿时间是黄昏,提前借来了,等到真黄昏到了,就还回去了,哪能一直是黄昏,那非人力可为。”

  温言琢磨了一下,这大僵是不老实,问什么就说什么。

  “除了每天黄昏,还有别的时间能醒过来吗?”

  “有,破晓。”

  “你刚才怎么不说?”

  “山主交代了,你不问不能说。”

  “……”

  温言轻吸一口气,狠狠地拍了拍蔡黑子的身体。

  “喊他起床尿尿。”

  “他现在不用小便。”大僵一脸老实,那一脸的大聪明的样子,让温言都无话可说了。

  “现在能喊他起来吗?我有事情找他。”

  “不行了,他今天破晓已经醒来一次了,符箓也用完了,只能等到黄昏时分才能再醒来一次。”

  温言无奈,摆了摆手,转身离开,明知道大僵在糊弄他,可较真的话,他又有一种欺负二傻子的感觉。

  得了,还是太要脸了,要是蔡黑子,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温言回到家,没参与后面的事情,后面的事情,烈阳部还有其他人都会去处理,领域的事情也好,后续抓人也好,都不是必须要他参与的。

  他就老老实实在家待了两天,吃吃喝喝,逗逗傻儿子,傻儿子长的挺快的,现在已经会阿巴阿巴了,老太太说距离学叫人还早着呢,温言觉得应该早点。

  毕竟让傻儿子学叫爹应该比叫爸难点。

  裴屠狗现在每天晚上都不到处浪了,每天必回家,嘴上说无所谓,身体却诚实得很,非得跟温言争一争,傻儿子是先叫爹还是先叫爸。

  老太太现在看到他们俩瓜皮就嫌弃得很。

  哪有这么小的孩子就学会叫人的,能吃到吃了睡,睡了吃就非常好了。

  温言在家躺了一天,只是听说,烈阳部去这抓人,去那抓人,抓了一大堆。

  本来人家探查温言是不是在现世的那条线,是想留着,关键时刻给点假消息,但抓的人太多,情报太多了,实在留不住,只能一起抓了。

  风遥告诉温言这些的时候,还挺遗憾的,听说,只是听说某人已经利用喝杯茶的功夫,利用这一点挖好了坑,等着后面坑人一把。

  不用指名道姓,温言就知道,肯定是蔡黑子。

  只有蔡黑子憋坏了,每天醒来那么一会儿时间,撒泡尿的时间都要想着怎么坑死俩人。

  温言在家继续修行,打开了第一扇门,后续的山峦之间前行,就变得没什么难度了,纯水磨工夫。

  不知道哪条路最合适,那就按照之前的开拓经验,把所有指引出来的方向,全部开拓出来。

  一夜过去,第一座门后面的山峦,便已经被开拓出来了大半,有了确切方向,方向都印在他脑海里了,这的确没什么难度。

  第一座山后面的门,跟前面的第一座石门差不多,表面的浮雕依然是两个黄皮子,只是姿态略有区别而已。

  温言现在就开始琢磨,后面该怎么选了。

  反正是肯定不能想到雀猫,这杠精本精实在是不合适,万一真跟他一直杠下去,这门怕是再也打不开了。

  因为他问过雀猫了,雀猫说那天他做梦,好像梦到温言说起这些问题,还说要抽它……

  这把温言吓了一跳。

  为了保险起见,温言趁着吃饭的时候,给家里所有人开了个家庭会议,专门说了说这件事。

  万一谁梦到他了,可千万别掉链子。

  尤其是不要学雀猫!

  家里从小火苗到马,从小僵尸到道哥,都表示没问题,肯定不会像雀猫这么恶劣。

  雀猫全程闷头狂吃,一点也不反驳。

  等到吃的差不多了,温言也觉得哪不对劲,趁着管家收拾餐具的时候,他跟着到厨房。

  “雀猫今天怎么这么老实,都不还嘴了?”

  “送外卖那个小哥回老家过节去了。”

  “哈?”

  “咱们这里没人敢来送外卖了,就算个别店家会送,也只送到小区外面,雀猫得天天在家吃饭了。”

  “哈哈哈哈……”温言没忍住,笑喷了。

  难怪雀猫骂不还口,原来是为了吃饭,不得不低头了。

  温言回忆了下,难怪他在家一整天,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原来是没见雀猫点外卖,也没听雀猫喊“我有伙食费”。

  入夜,温言继续修行,准备一鼓作气,今天就冲击第二座石门。

  这边刚闭上眼睛开始修行,他就骤然睁开眼睛,无声无息,不知不觉的,他便进入到了小庙故梦。

  温言行走在空荡荡的街上,这次进来,跟之前的感受截然不同。

  没有了那种阴冷邪异的怪异感,反而有种亲切感。

  这次,他不是被谁牵连,而是闪现进了他自己的故梦。

  温言哑然,他来的次数太多了,这里都变成了对他来说属于正面情绪的故梦了。

  他来到尽头的小庙,第一次进入到小庙内部,看着神像。

  “客气一点,难得放松一下,这里彻底毁掉了那就太可惜了。”

  黄仙儿神像愣愣地看着温言,温言身上施加的天谴,本身所携带的力量,已经足够他感觉到了,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了。

  温言在小庙里转了转,记下了小庙内部的结构,然后这才忽然伸出手,灰布嗖的一声飞出,将神像的脑袋摘下来。

  “好了,走程序吧。”

  片刻之后,温言踩碎了黄仙儿的神像脑袋,掀翻了小庙,从小庙后面离开。

  被施加的祝福聊胜于无,不过,蚊子腿也是肉,不要白不要。

  再次来到大姨的故梦,温言就在这里借助地利,借助这里的临时buff,继续修行。

  大姨也不管他,继续闭着眼睛,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有临时buff加持,温言的修行骤然加快,方向比其他时候都要清晰得多。

  第一座门后面的山,很快被打通,除了山上的路,还有穿过山的路,一起被打通,所有的路,最终都汇聚到第二座门前面。

  第二座石门跟之前的一样,几个方向来的力量,分别从门柱、门框、门扇各个位置渗透过去,最终汇聚到门上的两个黄皮子浮雕上。

  当两个黄皮子的浮雕,被按照既定的轨迹渗透完成之后,不等那俩黄皮子浮雕继续作妖,整个门上的浮雕便开始了变化。

  温言不想想到雀猫,可是念头却还是不可抑制的想到了雀猫。

  只是浮雕的变化,化作雀猫之后,还没有停下来,意思是雀猫已经有了,不行,得换一个。

  温言暗暗松了口气,要选的话,当然是最乖的小僵尸了。

  那浮雕不断的变化,最终化作了一个穿着喜庆古装,扎着头发,眉眼里都带着笑的小僵尸,笑起来的时候,还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小僵尸浮雕浮现之后,便动了起来,小脑袋歪着,露出一边脸。

  温言笑了笑,道。

  “乖了,回去了补上双倍!”

  下一刻,就见这石门轰隆隆的洞开,前面一座山里的火焰,与后面山上燃烧的火焰,在石门洞开之后,便呼啸着开始了联系。

  火焰如同水流,不断的冲刷而过,好半晌才减缓了下来。

  温言越过第二座石门,脑海中便浮现出一道信息。

  那些信息被提示捕捉整合,重新化作了提示。

  “天谴作为无形与有形的最大阻碍,会阻碍某一方面的潜行,废掉人的潜力。

  同时,闯过天谴,亦会得到本不应该有的独特好处。

  你闯过了由奇异小僵尸镇守所化,天谴之中的一道劫难。

  经过了镇守者的认证以及心愿。

  你获得了一项本不应该有的能力。

  当你完成了劫难所要付出的代价之后,你可以获得限定条件下的能力。

  闪现。”

  代价?什么代价?

  温言睁开眼睛,对着漫天黄沙,跟大姨打了个招呼,便匆匆离开。

  回到了家里,刚踏入后院,小僵尸便一个闪现,出现在他怀里。

  小僵尸微微歪着脑袋,昂着头,把小脸蛋凑到他面前,嘤嘤嘤个不停。

  “好好好。”

  温言吧唧一声,在小僵尸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又在另外半边脸蛋上亲了一口。

  下一刻,提示就出现了。

  “你完成了所要付出的代价。

  获得有限制条件的额外能力。

  闪现。”

  “限制条件:每日可进行三次闪现,每日0点更新,不可积攒。

  每次闪现距离,最多五米,且必须为目之所及的坐标。

  当背着奇异小僵尸本尊时,由对方施展闪现,你亦可同步闪现,且不消耗每日次数,且无目视坐标限制。

  当你抱着奇异小僵尸本尊时,可由你施展闪现,消耗你的力量,且不消耗每日次数,且无目视坐标限制,且闪现距离X3。”

  温言看着提示出来的东西,神情有些怪异,他看了一眼小僵尸。

  小僵尸已经搂着他的脖子,把脑袋放到了他肩膀上。

  小家伙肯定是还没睡,刚才也感觉到了。

  这是在清醒状态下,疯狂加私货啊。

  “小家伙,我还以为你是最乖的,没想到,你可真个小机灵鬼,在这疯狂加私货。”

  小僵尸扭动着身体,嘤嘤嘤个不停。

  温言叹了口气,这次大概明白小僵尸说什么了。

  他念头一动,瞬间一个闪现,出现在客厅里,再一个闪现,出现在前院,一回头便出现在墙面上,一只脚踩在窗户上,再次跨出一步,一个闪现,出现在了楼顶。

  消耗的力量,不是他的阳气,而是他新道的力量。

  温言抬起头,仰望着天空中的皓月,心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个念头。

  这闪现一次,消耗的力量不算太多,要是力量够的话,他抱着小僵尸,是不是能一路左脚踩右脚,闪现到月球上?

  可惜,只能想想,他估算了一下,他现在的力量,最多闪现个四五十次,就能耗尽。

  小僵尸被温言抱着,不断闪现着玩,玩的不亦乐乎。

  玩够了,才带着小僵尸回到家里。

  回到家,就看到雀猫又是躺在沙发上,睡得毫无形象。

  有小僵尸配合,温言大概知道了,那一座座石门是怎么回事。

  那应该就是黄仙儿给施加的阻碍,天谴里能被它影响到的部分,按理说,有它捣乱,温言就算知道开门的方法和路线,也别想冲开石门了。

  可惜,这个裁判被温言先干死了,再加上他自己提前施加了力量渗透进去,天谴的一部分就是温言自己的力量。

  这个力量,就在这个最关键的地方发挥作用了。

  参赛的人是他,但是只要方向、路线、方法都对,他能自己走到最后一步,那就可以自己选择裁判。

  裁判都是我的人,那当然没道理打不开门了。

  坏处就是,裁判万一醒着,有自己的想法,就有可能添加私货。

  就比如小僵尸,那不是在为难温言,那只是小僵尸最本心的想法,被具象化了。

  温言凭空得到了一个每天三次闪现的机会,这能力关键时刻,绝对是救命的。

  温言当然没什么不满意的。

  只是,有小僵尸开启了第二扇石门之后,温言才知道,闯过天谴,是有好处的。

  此刻看着呼呼大睡,鸟类的警惕心和猫类的警惕心全无的雀猫,温言叹了口气。

  算了,对雀猫不能要求太多。

  能给开了门,已经谢天谢地了。

  少一个能力就少一个吧,无所谓了。

  温言拉过旁边的枕巾,给雀猫盖着肚子,他背着小僵尸去休息,明天就得去青城山了。

  温言闭着眼睛休息,几分钟之后,外婆便出现在他身边,轻轻拍了拍他。

  “温言……”

  温言睁开眼睛,看到外婆,顿时明白入梦了。

  “奶奶,什么事啊?”

  “你还记得老王吗?”

  “王建军他爷爷?”

  “恩,老王让我跟你传个话,有人告诉他,故梦里有东西盯上你了。

  那东西本来是想跟着你一起出来的,可惜那东西运气极差。

  一次是被收拾了一顿,跑了。

  一次被打死了,又复活了。

  还有一次,那东西已经跟上你了,可惜不知道你怎么走的,它迷路了,没跟上。

  最后彻底迷失,死了三次,重新复活了才从迷失之中回来。

  反正你小心点,没从你这出来,说不定就会有别的方法出来。”

  “啊?”温言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跟着他就赶紧问了问。

  “奶奶,替我谢谢王老爷子,还有谁告诉王老爷子这事的,能说说么?有机会了我好好谢谢人家。”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ula8.cc。读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ula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