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日夜游神(加更求追读!)_左道长生:我能转移代价
读啦小说网 > 左道长生:我能转移代价 > 第19章 日夜游神(加更求追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章 日夜游神(加更求追读!)

  第19章日夜游神(加更求追读!)

  一阵阵阴风吹过,院子当中的两棵枣树悉悉索索地摇摆两下枝桠。

  林寿仍然躺在院子当中的摇椅上,手里摆弄着纸人。

  没什么事情做的时候,林寿就会扎纸,这是他在道观当中最常做的事情,而如今纸人能够帮他承受施法的代价,就更加上心了。

  他正在尝试将纸人小型化,这样携带起来更方便,使用的时候更快速。

  “不知阁中是哪位高人?我等乃是花水县城隍所辖,日夜游神是也。”

  门外传来一声呼喊,林寿有些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

  “怎么今夜这么多上门的?”

  不过林寿还是缓缓起身,打开了大门。

  门前站着两个穿着类似衙门捕快披挂的阴差。

  “两位阴差到访,有何贵干?”林寿心中虽然有些觉得麻烦,但好歹自认为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君子,还是淡然的问了一句。

  这两个自称日游神和夜游神的阴差打量了一下林寿的模样,却看不出对方的深浅,但是刚刚感受到了法力的波动,想来应当是个入道却未入境的道士。

  毕竟可能与道门有关,于是夜游神很有礼节的说道:“我等在街上巡游之时,感受到了法术的波动,还有一股妖气,特地上来查看。”

  “不知道长出身哪个大派,到花水县有何目的,我等也好向城隍交差。”

  “哦?这一处宅院闹邪,也有些时日了吧,日夜游神为何不早发现。嘿嘿嘿,还得是贫道买下了这处宅子,自己动手清扫了一番,刚刚就是在处理一些污秽物。”

  林寿嘿嘿轻笑,说道。

  那身穿黑袍,拿着镇魂锁链的阴差脸色有些不太好,林寿这话可是对他们的质问。

  夜游神于是冷冰冰地回应道:“此处风水有些问题,在我等阴差面前就像是施了障眼法一般,若不是今夜爆发出法力波动,还有妖气,我也巡查不到,即使这样,我也需叫上日游神和我一起才能找到这处宅院。”

  林寿冷哼一声,说道:“那也是你们城隍阴司失职在先,这间宅院的污秽已被贫道清理干净,两位阴差不必多过问。”

  这不客气的话语,两个阴差面露不悦之色,问道:“那请道长告诉我等,道长出身何派,是否来此定居,还是另有目的。”

  “山野闲人,破落观中一道士也,尔等速退,莫要扰了我的兴致。”

  林寿想着那胖橘还在为他找来猎物,这两个阴差出现在这里岂不是耽误他的事情,若是让整个城隍都知晓了,布下阴差重兵,那些妖怪岂不是不敢上门来。

  这话已经很不客气了,两个阴差表情更加阴冷,原来只是一个山野道士,无门无派的,怎敢说如此大话。

  没有受箓,不被道门认可,也就没有法术传承,他们阴差未必怕了这些野生道士,好歹有着朝廷赦封,在这县城境内也不比第一境界的修士弱。

  但是考虑到对方刚刚打退妖物,也算是维护了花水县的平安,而他们两人巡逻的确有疏漏之处,于是冷着脸说道:“那我等告退,道长好自为之,若是道长敢在县城之内,行为非作歹之事,我等必然诛之!”

  敷衍地拱了拱手,日夜游神转身飘着离去。

  林寿笑了笑:“倒是两个不错的阴差,看来这处城隍阴司还有些能耐,说不定可以去向那城隍问问八年前林家灭口之事。”

  走过了一段距离,日游神道:“如今朝纲崩坏,神祇不显,连这些乡野道士都敢对我等呼来喝去,若是百年前大黔朝鼎盛之时,就算是道门受箓的真修也会对我等恭恭敬敬,哪像现在,哼……”

  夜游神叹了一口气,也是说道:“但愿大黔能多撑几十年吧,你我二人均未炼成鬼体,若是改朝换代,我们二人经过百年,早已不像生前般名声显著,又如何能得到新朝廷的赦封,恐怕整个城隍阴司,只剩下那几位大人吧,而我等只能消散于天地之间。”

  日游神闻言,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又说道:“那又能如何,香火愿力是我等俸禄,朝野混乱、世局艰辛,平日里又有几个百姓愿意烧香拜神?”

  “也罢也罢,你我赶紧回去复命好了。”夜游神捏紧手中的镇魂锁链说道。

  日游神点点头,不过脸上又露出疑惑的神色,道:“那道士的事情?”

  夜游神嘴角噙着冷笑,说道:“哼,那宅子风水破落,更似阴冥之地,恐怕还会生出妖邪,到时候若是出现一尊大妖,那未入境的道士又怎能讨得了好。不过我等还是需要上报,让城隍阴司多些堤防,如果真的镇压一两尊大妖,你我也有功劳。救下那牛鼻子道士,看他如何傲气。”

  ……

  日出东方,晨光微露。

  后半夜终于是没有人再来打扰林寿了,他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

  日上三竿,林寿才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推开了平安居的大门。

  孙大富躺在地上,流着冷汗,他发觉自己和仙家的联系完全断开了!

  这让从小和仙家相处,才能请仙家上身的他无比惊恐。

  “待在这我门口干嘛,要饭的啊?”林寿不咸不淡的声音传入孙大富的耳朵,让后者打了个冷颤。

  孙大富失了神,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他本能的觉得眼前这个身穿道袍的人与这件事有关系。

  “您……仙家……”嘴唇颤抖着,孙大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说那只黄皮子,放心,它不会缠着你了。”林寿摆摆手,随意说道。

  孙大富眼睛突然明亮,仙家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易生百病,老了难以善终。

  林寿这番话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孙大富跪在地上,狠狠地磕了三个头,额头流出鲜血:“多谢道长,多谢道长!”

  林寿懒得理会对方,任由他在那里磕头,大步跨了过去。

  他懒洋洋地走到街边一个茶楼里,花了五钱的大黔宝钞,买来了两杯茶水,一份早点。

  其中一杯茶水用来漱漱口,早点就着另一杯茶水缓缓的咽下肚子。

  百姓们大多是匆忙的,少有几个能像林寿这般闲情逸致的买早餐吃,他们也没有这份闲钱。

  特别是知晓寿经无寿的代价也能转移后,林寿更加悠闲,做什么事情都不慌张,算了算如今他也有八九百年的寿命了。

  穿着一身道袍,容貌又颇为俊秀,修炼了法术又在道观中潜修八年,这出尘的气质自然是与常人不同的。

  林寿的模样惹得众人回头,茶铺的老板都对林寿分外恭敬,送来了一份桂花糕,笑着对林寿说是免费赠送的。

  隔着十几丈远有一家装饰的颇为花哨的酒楼,林寿叫来茶铺老板问了问:“店家,那间酒肆是怎么回事,怎么清早的不营业啊?”

  茶铺老板顺着林寿指的方向看过去,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调侃的笑容,说道:“道长有所不知,这家酒楼啊,可不是白天营业的,得等到傍晚黄昏,这家酒楼才会揽客。怎么?道长想去一探究竟吗?”

  林寿这才反应过来,这地方,原来是一家青楼。

  顿时林寿脸色一正,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乃道门中人,怎么可以去那种藏污纳垢的地方?”

  茶铺老板恍然大悟般点点头:“这是自然,这是自然,是我唐突了。”

  突然林寿放低声音,贴着茶铺老板的耳朵道:“老板,这地方几时开张?”

  茶铺老板面露愕然之色,随即哈哈大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ula8.cc。读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ula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