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延寿(二合一)_左道长生:我能转移代价
读啦小说网 > 左道长生:我能转移代价 > 第140章 延寿(二合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0章 延寿(二合一)

  第140章延寿(二合一)

  想不到,格拉基这位纵横了不知多久的存在,未曾想到过自己已经逃脱到星界,还会被人击杀。

  而且击杀自己的这人还是从自己身上掠夺了大半的邪神本源,若非此人,祂早就恢复自身肉体,纵横于星界之中,甚至可借助着肉体锚点返回灵界。

  “林寿……你最终……”

  早就做好灭杀这邪神准备的林寿,又怎么会再继续多听?

  剑气长河携带着无与伦比的磨灭之力,将这邪神血肉大茧,硬生生磨灭的点滴不剩。做完这一切之后,林寿催动神通,将自己四周空间都硬生生洗涤了一次。

  一切尘埃落定,甚至借助自己身体之中的邪神本源再三探查,林寿这才满意的看着自己脑海之中又上涨了五成的功德之力。

  “格拉基走好!”

  林寿嘿嘿一笑,打量了一圈自己左右散发着道道微光的星辰,他已然察觉到自己刚才动手之时,吸引了不知名存在的注意。

  不过这并不重要,格拉基彻底死去之后,自己也该返回到灵界之中了。

  轰隆隆!

  林寿返回到自己留下的空间隧道,最后一缕神通之力爆发,开始直接将四周空间以为一直震荡,彻底毁灭了林寿所留下来的一切。

  灾祸之源要有灾祸之源的样子,安全才是第一!

  撕裂挪移之感再次传来,林寿再次睁眼之时,已然发现自己到了灵界之内。

  至于原本窥探自己的那个宗门,林寿抬眼看去,只见的其四周黑雾弥漫煞气冲天,似乎已经开始封闭山门,久居不出了。

  林寿嘿嘿一笑,并没有在意,反倒是打算催动灵符从这里离去,准备找寻钟云祎为其增长寿命了。

  “咦……”

  林寿心念一动之间,猛然发现自己身躯之中的邪神本源之力在此刻竟然的的开始被自己的真气所吞噬。

  这速度并不快,可林寿却已然了解,这是由于邪神死去之后,本源之力其中所蕴含的些许邪神精神被彻底击溃。

  而那棵翠绿色的小树苗正在自己灵台之中摇曳着,身形不断的疯狂,吞吐着邪神本源之力。

  而那一枚有些青涩的果实也在此刻不断的变得成熟起来,只是不知需要多久的时间。

  “嘿嘿,寿元,寿经……没想到贫道竟然有朝一日能够掌握这种力量。”

  林寿越发觉得有趣起来,这二者之间的牵扯,无论如何去思索都能看得到,可林寿更好奇的是,自己将来该如何走上【登神长阶】?

  脑海神话之中的名字一个又一个的闪烁过,每一个都是威名赫赫,震慑万古,可远非东海龙王,桃花仙人所能够比拟的。

  “罢了罢了,想这么多作甚?贫道现在境界低微,又何必去思索这【登神长阶】?!”

  林寿又是爽朗一笑,好似将这些念头从自己脑海中甩了出去,直接大步走出,离开了灵界。

  空间摇曳之时,林寿已然出现在了这湖中殿遗址之中。

  周围雾气森然,其中更是有着鬼影绰绰,不断游走,又好似有鬼怪低吟在念叨着什么奇怪的话语。

  可林寿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反倒是微微挥手之间原本隐藏在这雾气之中的鬼怪迅速消失不见了。

  原本遮盖了这湖中殿不知多久的雾气也在阳光的照射下开始,冉冉升起。就好似这一切如梦初醒,不过是大梦一场罢了,唯有湖中殿的湖水少了小半,正在由地下水源源不断补充,才告知这一切并非是假象。

  生活在这周围的邻里,百姓看到这一幕啧啧称奇,可却没有任何人敢越雷池半步,更不好其中探查到底发生了何等怪事。

  唯有几个好事之人,将此事报告给了朝廷,听后作答。

  可林寿早就消失在了湖中殿之中,赶往了御史府。

  ……

  “陛下!臣以为此事不妥……”

  钟云祎脸上带着沉吟之色,似乎是在为这国家大事而担忧。

  书房之中气氛有些压抑,唯有窗外景色之中有着些许活泼。一只肥猫慵懒的躺在地上,不断生动着自己的四肢,脑门之上,更是歪歪扭扭的展现出一个王字。

  若有大神通者在此时看去,就会见到这明明是御史府,可却又有着一位神灵城隍寄居在这井中,此时正靠在井边晒着太阳,好不悠闲。

  “喵呜~也不知道士在做着甚事,有没有想本喵?!”

  橘子脸上露出些许笑容,小虎牙在这阳光的照射下闪着淡淡的光辉,盘踞在树下的它占了好大的地方,此时正眯着眼,感受着阳光的温暖。

  “先前有邪神降世,老爷耗费如此多的法力,应当是在恢复……”

  阿良话还没说完,便一脸惊喜的看向了门口,眼眸之中涌现出道道惊喜之色,口中更是情不自禁的呼喊了起来。

  “老爷,您回来了!”

  阿良连忙迎了上去,对着林寿行了一礼。

  原本正在那树下躺尸的橘子,身形却是敏捷的很,几下跳动间便来到了林寿脚边,卖力的蹭了蹭林寿的裤腿。

  “道士,有没有想喵啊?”

  在御史府的这段时间里,橘子深得钟云祎喜爱,连同着这府邸的其他人都爱喂养这只胖橘猫。

  橘子也是来者不拒,但凡好吃的全都放到了自己的嘴巴里,时间不短,反倒是身形暴涨。

  “哎呦,道士,你干嘛要打喵?”

  橘子有些吃痛的捂住了自己的额头,没有理会自己旁边在偷笑的阿良,怪委屈的对着林寿说着。

  “看看自己都胖成什么样子了,还在树下躺着?”

  林寿捏着橘子的脖颈将它轻轻提起,感受着手中的重量,略带无语的说道,果真是大橘为重。

  若这橘子再不减肥,恐怕旁人还以为自己养了一头猪呢。

  “那也不能打喵啊,喵以后少吃点,不就瘦下来了吗。

  而且……而且钟大人家的饭菜太好吃了……”

  见到林寿又瞪向自己,橘子瞬间用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再言语,只是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

  胖吗?

  本喵只是圆润了一点而已,钟大人可都抱起喵一下,怎么能说喵长胖了呢?坏道士,一见面就知道欺负喵。

  没有理会正在耍宝的橘子,林寿随手将其又丢到了树底下,他看向了阿良,直接问道。

  “这段时间钟大人可有不妥?”

  林寿问的并非是钟云祎,而是让自己来到京城的那青衣人,自家好友林寿自然感知到了在书房之内正在与现在的正德皇帝讨论着什么。

  钟云祎身上的气息依旧微弱,犹如风中残烛一般不断摇曳,似乎下一刻便会熄灭。

  想必是在这段时间又动用了自己的修为,加速了寿命的流逝,不过倒也不打紧,现在有了那灵果,林寿倒有办法能够让自己的好友重回青春。

  “老爷,钟大人这段时间很好,平时就在书房里处理一点政事,只是额头间白发渐渐增多,脸色也不如以前好了。”

  阿良有些担忧的说道,他能够感受到,钟大人绝对是一位好官,实在是不忍他死去。

  可在阿良看来生死轮回,此乃天定之事,钟大人也没有太多寿命可活了,不过倒也不打紧,日后化作鬼魂也能够和自己一样伴在老爷身旁。

  “如此便好,阿良,你陪着橘子减肥,瘦不到原先模样,就不让橘子吃饭了!”

  林寿轻描淡写的说道,随后便打算直接前往书房。

  可原本四肢朝天,正感受阳光温度的橘子,听到这话瞬间炸毛,直起身子来双眼死死的盯着林寿,隐约之中有着湿润显现。

  “道士,不要啊,喵会瘦下来的!喵……”

  林寿挥了挥手,示意阿良继续,并没有将橘子的求情放在耳边。灵兽饿两天没事的,总不能什么都吃,天天啥事都不干。哪怕当做吉祥物也不能太胖啊,被人当成猪了,自己这主人的面子哪里放?

  “好的,老爷!”

  阿良心中一喜,连忙回应道,他早就看橘子不顺眼了,这死猫平日里面一点都不尊重自己,而且越吃越肥。

  老爷前些时日与邪神战斗,自己是担忧万分,这猫说什么吉人自有天相,还在美美的干饭,不饿他两顿着实说不过去。

  “阿良,不要啊!喵……”

  ……

  没理会自己身后那两个小家伙的耍宝,林寿直接推门而入,便看到正德皇帝脸色有些难看的端坐在一旁。

  好友钟云祎,此时面色苍白,两鬓之间已然变成了白发,脸上更是老态尽显满是皱纹,好似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

  “林道长,伱回来了,我以为还见不到你了呢。”

  钟云祎见到来者,心中一喜,些许担忧,顿时烟消云散。自己身体钟云祎心中清楚,器官衰竭,气血枯竭,已然是要走到生命的终点了,只是他心头之中还有着些许遗憾,自己一生之愿未能完成,也未能再见到老友一面。

  林寿现在出现,是让他感觉到自己心中遗憾少去了大半,心中欣喜不已,一扫刚才那郁郁之色。

  端坐在黄花梨以上的正德皇帝,在见到来者之后,同样也是心中一喜,他虽当时拉拢林寿失败,可并没有放弃。

  但近些时日以来,这林道长神龙见首不见尾,随即有传闻言湖中殿再次出现异象,疑似有大神通者在其中修行,正德皇帝瞬间心中明白,那竟然是林道长在那里修炼某种神通。

  他随即下令,禁止任何人进入到这湖中殿之中,打扰林道长修行,只为了苦苦等待林道长再次出现,好将其拉拢到自己阵营之中,只是此事不能着急,万万不可再像自己当时下圣旨一般。

  “林道长!”

  林寿笑着同二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不过他并未理会这正德皇帝,反倒是双指并拢,直接将手搭在了钟云祎脉搏之上。

  正德皇帝倒不生气,反倒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林寿动作,常言道医道不分家,寻常道士手里面自然有着些许医术,而这位林道长也不会例外。

  只是,现在的钟师,器官衰竭,气血衰败,整个人已经暮年老矣,呈现出早死之相,众多太医生一一看过之后皆是给出了无可奈何的方子,这让他这位皇帝也是心中烦闷不已。

  正当他以为林寿有办法能够遏制钟云祎身躯变化,或是能够察觉一线生机,却又听见这位林道长点了点头,语气极为肯定的说道。

  “确实不错,气血已然是到了末期,各个器官现在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濒临崩溃,这一切都是来自于你的反噬。”

  钟云祎苦笑的点了点头,他又何尝不愿再多活久一点呢?可新皇登基终究是要有些许事情需要他来处理。

  “林道长不用再探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只是可惜有我的志向未能完成,便要草草赴死。”

  “只求白圭能继承我的学问,完成我的理想,这孩子聪慧,书中经典不仅能够读懂,而且还有一番感悟,有望能够做到古之圣贤一般的地步…”

  钟云祎此话有托孤之意,甚至在当着新皇的面将自己的后事一一交代给林寿。他当官清贫,倒没有太多资产,只求林寿能够照顾一二自己的妻子。

  钟云祎饶是见过大场面,见证过生死的存在,在此时也是越说越落魄,终究是英雄白发,闻者皆悲。

  可当他抬起头来,却看到自家挚友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就好似在看什么好笑的东西一样。

  钟云祎虽然知晓林道长平日里面所作所为有着些许不着调,可还是心中不明悟,为何自己即将身死此时林道长还在笑着?

  “钟大人,贫道可未曾言语你即将死去,即便你想死,贫道也不能让你死啊,长路漫漫,若是无挚友相伴怕是无趣的很!”

  不死!?

  不止钟云祎心头狂震,呼吸逐渐变得粗糙,像是想到了什么。就连一旁的正德皇帝在此刻看向林寿的目光里都夹杂了些许难以置信。

  昔年,先皇为了延寿,可以说是大费周章,更是引得邪神降世造下了无边杀戮,可即便是如此依旧身死,甚至连尸骨都未曾找到。

  可听林道长的话语,他却是拥有能够逆转阴阳,延长他人寿命的力量,这怎能不让二人感到惊愕?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ula8.cc。读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ula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