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国师?(4k,求订阅)_左道长生:我能转移代价
读啦小说网 > 左道长生:我能转移代价 > 第132章 国师?(4k,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2章 国师?(4k,求订阅)

  第132章国师?(4k,求订阅)

  深不可测!

  这是钟云祎第一次和自己挚友交谈时的感触,其想法天马行空,但却又处处都是实践后的产物,让他茅塞顿开,可却又深受其害。

  钟云祎此时忍不住想起那一日林寿来找自己废帝一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世上哪有如此混账的狗屁皇帝”……

  钟云祎每每回想起这般话语,都觉得自身惊出了一身冷汗,纵观立国这么多年来,何时有人敢说过皇帝……不过是狗屁?

  可冷汗流完,钟云祎总感觉自己心神舒爽,隐约之中原本破碎的洞天都有几分想要愈合的趋势。

  好似自己明悟了什么先贤都未曾领悟过的奥义,其中道理更是超过了自己以往所观看过的诸多经典。

  就连所行所为都开始向着自己挚友所讲述的道路不断进行,在生死,境界倒退,帝国崩塌……诸多问题之间,钟云祎越发感觉到自己将要行走的这条道路,曲折幽暗……

  “钟大人,这几日好好休息吧,新皇登基怕是要出些许变故!”

  林寿目光深邃,远眺夜空,全然不见刚才的狂傲。

  自从知晓那三位已经在注视自己,林寿心头就开始浮现出淡淡危机,倒不是那三位所带来的压迫,而是这片广阔天地带给自己的危机。

  “能够供养出那三位,这片天地也不简单啊!”

  “不过……”

  林寿回看着自己脑海中的那一扇门户,往日潇洒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他的嘴角,全然不见刚才的落寞。

  “不过贫道也并非简单之辈,这世间之人能够攀爬到那种高度,我又何尝不可?”

  林寿走了,步伐潇洒,飘飘然之间已经消失在了钟云祎的府邸。

  看着远去的挚友,钟云祎眼里面满是羡慕,品鉴完最后一杯桃花酿,感觉身体再次一轻,又品尝了些许肉食钟云祎这才又开始伏案写了起来。

  新皇登基,各项事宜虽然和所留下来的典故之中有着大相同之处,而朝堂上能够担此重任的也只有他自己了。

  “只希望新皇登基之时能够大赦天下,更降低赋税,也唯有这般,才能够动摇七圣军的根基!”

  回想起匪患,钟云祎也不免头痛不已,但现如今最要紧的乃是新皇登基,在此勾连天地气运,以此来镇压诸多邪祟。

  夜色逐渐冷清了下来,唯有一轮圆月静静的挂在天幕之下,些许清冷的月光,照应着书房里面的烛光闪动,以及那浮在岸边,两鬓衰白面色越发憔悴的钟云祎。

  为国为民不外乎如此也!

  七日后。

  林寿日常光顾的酒楼此刻门可罗雀,店老板则是一脸焦急的看着坐在二楼观看皇城方向的林寿。

  若非知晓来者,身居高位,且自己根本招惹不得,这个店老板早就将这个身着破烂道袍的道士给赶出去了。

  今日乃是新皇登基,按照大黔法律,臣民应当迎接,昭告天下,哪里还能开店。

  若是放在以往,自己的店铺早就被人给掀翻了,哪里还能做得了生意?

  可刚刚自己可是亲眼看见好几位巡城的士兵看到这位道士连忙离去,根本不敢有半点招的意思。

  也正因如此,这位能够在京城里面开酒楼的老板,才会静心静气的等待着这位道士喝完自己杯中最后一杯美酒,品尝完最后一片牛肉。

  “喏!”

  林寿随手丢了几粒银瓜子,迈着潇洒的步伐离开了酒楼,开始缓缓向着新皇登基的大典走去。

  “二皇子啊二皇子,这一次希望你能给我带来很多的惊喜!”

  林寿脸上笑容依旧如故,只是与四周慌忙,并且脸上带着些许兴奋之色的百姓相比较,林寿无疑是个鹤立鸡群的存在。

  不过他并不在意,反倒是开始静静向着皇城之中走去?

  嗡嗡嗡……

  嗡嗡嗡……

  伴随着唢呐一般的乐器演奏起了大乐,文武百官开始拜倒,刹那之间,整个大殿之外,直接跪倒了一大片。

  这场面倒是着实让人感觉有一些心运澎湃,行走在人群最前面的二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太子更是新皇,顿时感觉到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在不断加持在自己身体之中。

  可他并没有理会这股力量,倒是有些沉迷的,静静的握住了自己的双拳,防止自己因为过于兴奋而长笑出来。

  多少年了?!

  这皇位终究是自己的了,自己终于可以大展抱负,将这片已经污浊了的天地,再一次打造出一个朗朗盛世。

  “朕绝对不会像父皇那样,昏晕无道,只顾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不将天下黎明百姓放在心中!”

  二皇子每走一步,都感觉自己距离自己心中的梦寐以求的位置又近了一步。

  他早就已经感受过皇位所带来的舒适,但他从来没有感受过万人之上的感觉,更没有感受过来自于权力的冲击,来的这么快,这么猛烈,这么的让自己心神舒爽!

  咚!

  伴随着来到祭天祭坛上,二皇子抬眼望去,只见的黑压压的人群全部跪倒在自己面前,除了那些侍卫正在维持着秩序以外,剩下的所有人都在拜服自己。

  “哈哈哈,今日这天真蓝,这地面真干净啊…”

  繁杂的仪式还在不断继续着,可这位新皇却从来没有将心思放在这所谓的仪式上,按照自己早已知晓的步骤,他一步一步的端坐在了皇位上。

  这一次他堂堂正正,这一次他当着天下所有人的面。

  “自即日起,朕一定要做一名好皇帝!”

  这一刻新皇,再一次回想起那一日与林道长和恩师所讲述的话语,当个好皇帝真就那么难吗?

  大殿之外。

  见到林寿,不少侍卫顿时双腿发软,这些大内侍卫可是亲眼目睹,面前这位道长举手投足之间便可以召唤陨石,更能做到一人抵御万军!

  可现在难不成这位道长打算强行进入到大殿之中?

  几位侍卫顿时对视了一眼,接连看到了彼此眼眸之中的震惊和疑虑,若是来者,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毛贼,或是更加强大的存在,那他们也会冲上去。

  可早在那一日发生宫廷政变的时候,他们所有人的心神早就被面前这位道长吓得肝胆惧怕,根本难以直视林寿!

  而这时大殿之中也传出来了圣旨被颁布的声音。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太师钟云祎掌管丞相一职………封林寿道长为我大黔国师……与皇帝同享帝国气运……”

  此时率领百官已经起立的钟云祎,听到这声音时,顿时面色一变,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端坐在皇位上的新皇。

  钟云祎心中明白自己的好友不会成为国师,更不可能会承认自己是国师。帝国之师固然强大,可以掌握更多的气运,有一点却不能忽视,那便是宇宙帝国深深的扎根在一起,所承受的因果也是大的。

  若是日后他没有持续这因果,帝国遇见太大的危难,倒是可以诉说一二,甚至动用一些禁忌之术,也能够将这反噬之力彻底消除。

  可如果是如那日邪神降世一样,身为国师的林寿,一旦想用了帝国的气运之力,那他又怎能不会与邪神战斗?

  并非邪神过于强悍,而是自己这位挚友从来没有打算被别人的规则给禁锢住!

  这一瞬间,钟云祎仿佛老了几岁,可他脸上的脸色不仅有着欣慰,还有着更多的无奈。身为帝国的掌权者,皇帝选择了这么做,自然是有着他自己的打算。

  若还如自己学生那般一样,何事都要问过自己的打算,那可真就扶不上墙了,钟云祎感觉皇帝真正坐到了这个位置上。

  可是他并不了解,不了解林寿的为人,更不了解他所掌握的力量和思想到底多么可怕,若是惹怒了林寿,则事断然不可以轻易收场!

  “有意思,竟然想把贫道与整个帝国的气运联系一起再要挟贫道!”

  林寿嘴角的笑容越发浓郁起来,他开始忍不住回想起那一日,自己在院落里面发现的那个有着急魔帝王气运的二皇子。

  忍不住回想起自己所推上去的二皇子见到自己是何等的尊重,却没想到这新皇登基之时,自己会遇见这样的事情。

  感受到来自于这个帝国无孔不入的气运,打算和自己产生联系,似乎下一刻只要自己愿意,这些气运就会紧紧将自己包裹开始输送源源不断的力量。

  这些区域不仅会加快修行者的修行速度,而且还能帮助其更快的领悟其中玄妙,可以说这是世间所有的机遇。

  即便是张元生这样的道门三宗弟子也不见得会拒绝,这份诱惑实在太大了!

  但,林寿可不是张元生,他是林寿,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要被别人所绑定,更要禁锢自己的种种作为!

  “拜见国师!”

  可这几个内卫却是机灵的很,在见到面前这人竟然被封为国师之后,顿时跪倒在地,开始臣服于国师面前。

  能够混到这个位置的人,没有几个是不聪明的,更何况经历了宫廷政变,这些人又怎能不懂得什么叫做明哲保身?

  面前这位道长,在听到自己成为国师之后,非但没有激动,反倒是脸上露出了戏谑嘲讽之色,此事怕是有些难以了结。

  “难不成这位道长压根就没有将所谓的国师之位放在心中?”

  “这可是国师之位呀,在天下之中不知多少人都在谋求着这个位置,今日新皇登基给出如此条件,这人怎能不心动?”

  “罢了罢了,此事与我等又有何关系?守好这门,再弄其他!”

  就在这众多护卫跪倒在地的刹那之间,林寿身体之中法力微微一顿,瞬间将四周所攀爬过来的气运之线,拍的七零八碎。

  更是冲天支起,直接向着所谓的新皇登基的大殿赶去,他倒要看看这小皇帝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竟然会想着将自己固定在这帝国之中?

  当然这一切众人是看不见的!

  当所有大臣跪倒在地,顿时激动不已,感觉帝国之中多出来一位保护神的刹那之间,高台之上的圣旨还在继续。

  可他们身后一位身穿破烂道袍的道士,正满脸嘲讽之色的缓缓走进来。

  “……罪臣宋雨薇……经查明并无叛乱之意,官复原职……并升迁……”

  这奸细声音面无胡须的太监依旧在卖力的唱着圣旨上的内容,林寿却是已经来到了大殿之中,看向了高台上的新皇。

  “没想到贫道,居然还能遇见个熟人!”

  看着站在人群之中,面色苍白,双目无神,全然不见当时自己所见那般模样的宋雨薇,林寿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起来。

  不过他并不选择出手,像这样的无聊的情欲把戏,适当的按照话本小说里面的描述,沉浸一下是可以的。

  可若是为了这些无聊的情欲把戏将自身也投入到其中,那可就并非是修行之人该做的,游戏人生之时,切莫将游戏当成自己的人生。

  可此时众多侍卫已经看到了林寿,只是原本应当斥责林寿跪倒接受分封时的侍卫,此时只是紧握手中武器,双眸死死的看着对面的墙壁,不敢有半点动作。

  林寿,这位林道长的实力太过于强悍,他们根本就不敢惹啊!!!

  “大胆,你是何人,竟然敢在此地站着,莫不知道,面前这人乃是新皇?”

  一个身穿三品官服,脸上还带着激动潮红之色的胖子,刚准备微微抬头看向心黄之时,却突然看见自己旁边竟然站着一人。

  这人身穿一身破烂道袍,脸上挂着的笑容,却让人心中不爽,打扮好似是一道士,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

  可这个人刚刚说完,却看见自己四旁众多同僚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好似看见了什么更为疯狂的事情。

  甚至不少平日里面与自己交好,甚至还交谈,甚是欢乐的同僚,在此刻竟然不着痕迹的向着周围移动了一下身体,似乎不愿意自己牵扯到。

  “你……”

  这胖胖的官员还未把话说完,就突然感觉到自己瞬间被人孤立。

  可林寿并没有理会这跳梁小丑,反倒是淡淡的看向了二皇子,也就是现在的新皇。

  “对于伱要敕封为国师,贫道并不接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dula8.cc。读啦小说网手机版:https://m.dula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